Petming傳奇 第二階段(7) 永恆先兆

配上一首音樂叫Analogue Interface<Person Of Interest: Seasons 3 & 4>
會讓你更投入啊!

我心裡想:
      該死的Root還不出來救我。看來我今天開始就會成為聯盟的犯人或是奴隸。
     在這情況看來並沒有什麼可變化的機會,只好跟正綁著我的女夜精靈-精靈夜月。
     聊聊天,了解一下敵情...


我便說道:
     「美麗的女射手,請問我將會到那裡呢?」
     「這你並不需要知道,少跟我花言巧語了。」
夜月,她冷冷的回應。


      這夜精靈並不容易搞定,Root出現也不必定能改變現狀。只好等待奇蹟的出現了!
      正當我沿路想著一直滿腦子的逃走的方法,不經不覺就到了聯盟的小營地了。

      並沒有什麼值得特別關心或好奇的地方。就只是一角聯盟的小營地,人類、矮人和地精都有幾位。而夜精靈來說就只有夜月這一位,看似她是單獨行事射手,並沒有朋友或是夥伴的。
      這時候她把我關進用銀色的鐵造籠子。以我不太在意自己的未來。只關心著他們要把我在這世界上最好的釣竿怎樣處理。
      想著想著滿腦子無用的想法,很自然的,我就睡著了。這時候天已黑幕了。
      在夢裡,我清晰看見有一位女夜精靈正用手牽著我的手,在一個浪漫的海岸散步。一切都很美好幸福。
      相信各位讀者都會感到很奇怪,兩和立場對立、種族不同的男女根本不會走在一起。
      我認為,在夢境一切都會發生的,也就是反映著我們日常被壓制的慾望。
      這也是心裡最真實的一面。但現實往往跟我們的內心想法有所分歧,甚至對立或矛盾著。


      正當我的春夢還沒結束時。有人非常大力的打了一下我的臉,力道還非常的重。


我...
我感到......
我感到暈眩.........
我感到暈眩,好像............
我感到暈眩,好像是Root...............


      我便張開眼一開,便高興大聲地說道:「是Root耶,我的救星終於來了!」
      Root冷冷的說著:「你遇上的只是誤會。夜月,她是我的好友,但她並不知道你的身份。再加上我跟聯盟關係比正常的部落好得要多了。並不需要拳打腳踢就能把你救出來啊!笨蛋,Petming」


      看來夜月和Root都認為我是笨蛋。
      真的,我不算笨吧!
      只是頭腦較為簡單而已,
      還有對著冰冷的事情較為熱心。
      還有因為常常釣到高價值魚,生活無憂,因而較為樂天...
      還有以釣魚作為一門獨有的藝術...
      說到這裡我也再想不到怎樣說下去了
      好了!我就是用世俗眼光看來是較為笨一點


      想到這裡,
      我和Root已經離開聯盟營地。
      定然,氣氛變得輕鬆點。
      對我個人來說,
      還依依不捨那位與我擁有最遠距離的那一位...
      就在此時,


      我奇怪的感到四週氣溫都熱的多了,該是太陽從水平線升起的蹟象,但又不是這個原因。而言這一刻還是在深夜,這是非比尋常的現象。
      我們再走到荊棘谷的中部靠北,我看見了一條黑色的巨龍正不斷對地面放火及地表不斷燃燒著上面存在的一切,簡直人間練獄。
      Root小小聲並略微激動說:「它是死亡之翼,它已經攻擊了卡林多所有地區!繼續跟我走,Petming。」
      這場真正恐怖的巨龍-死亡之翼帶我們給艾澤拉斯破壞,即使把自己臉扭一扭也不會讓這場夢境完結,因為這不是什麼幻像,這些都是確確實實看到聽見感受到的形況。


我忽發奇想...
      除非我們所感受到的一切皆不是真實,感到一切皆幻象是一種普偏苦痛的想法。
      或許這想法是另類的希望,希望醒過來的時候,會在一個更美好世界,死亡只是下一場冒險的轉載站。
      讓我們返回燒到眼眉的現實畫面...
      我一直用所有壓箱底的氣力狂跑,可明顯能感到心極高速地跳動,體溫也異常的非常熱。
      我不斷跟隨著Root,而她卻像是很輕鬆的樣子,但...
      但..這也不是最瘋狂的部份...
      就在這時。我們前面出現了一個從來未出現過的奇形瀑布耶!

      Root:「看來這邊是死翼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了!但更重要的是本來藏於這片土地下的一個名叫...」
      Petming:「叫什麼呢!」
      Root:「就是潘達利亞的箱子(作者:在我們的世界常常會叫做潘朵拉的盒子),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玩具,而是...」
待續...

回應